李黎军IPO之路无捷径航班管家退款难问题何时休

疫情原因导致航班取消,但消费者权益谁来保障?步入2020年以来,消费者关于航班管家的投诉就屡禁不止,尤其疫情延缓出行进度的前提下,消费者退票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今年3月,和讯科技在《李黎军的“烫手山芋”:活力天汇董事变更、业绩亏损、旗下航班管家退款猫腻涉嫌欺诈》一文中就曾提到,315期间,活力天汇旗下的主要产品航班管家被用户连连投诉。自2020年1月以来,航班管家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量已经超过了100条,“退款难”“高额退票手续费”“擅自更改合同内容”是投诉的主要原因。

值得肯定的是,近日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共同签署《K12在线教育行业自律公约》,对课程设置、师资、广告宣传、退费办法、格式合同等方面进行了约定。部分在线教育机构这些有益的自律实践探索,为所有在线教育机构诚信经营和健康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规范,值得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实行。

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不踩踏法律红线,是经营者应有的正确姿势,在线教育亦不例外。为挣个“盆满钵满”而频使欺诈消费者的手段,既会招致消费者的“用脚投票”,更会把自己置于巨大法律风险中。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相关法律法规,在线教育机构如果欺诈消费者并被查实,轻则可能被约谈、下架相关产品,重则可能被罚得个倾家荡产,甚至永无翻身之日。忽悠消费者的“野蛮经营”模式虽能得逞一时,却不能得逞一世,且相较严肃的法律责任追究,“野蛮经营”更可能得不偿失,无异于自断生路。

截止目前,退款难等问题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出现了上升趋势。从数据来看,仅黑猫投诉平台,目前投诉量已经近300条,退款难以及乱扣费成为近三个月来投诉重灾区。

值得一提的是,从黑猫投诉平台来看,航班管家的客诉问题大多数已得到妥善处理,但为何不能从前期对此类问题进行控制,是审核机制存在漏洞还是主观行为,还有待观察。尤其航班管家处在IPO冲刺阶段,作为有可能上市的公众公司,更应该严格规范自身,保证服务质量。公开资料显示,航班管家母公司深圳市活力天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此前曾公布第三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辅导机构为申万宏源(000166,股吧),航班管家创始人李黎军和CEO王江持股分别为17.35%。

遗憾的是,面对疫情肆虐下不期而遇的商机,一些在线教育机构不是倍加珍惜,反而打起了“趁机捞一把”的歪主意,以致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付款容易退款难等“野蛮经营”模式频现。中消协今年8月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显示,教育培训服务投诉增多,投诉集中在虚假宣传、虚假承诺、协议条款不清晰、诱导消费者办理贷款付费且退款难等方面。在线教育机构这些“吃相难看”的经营模式,在违法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同时,也会自毁基业,着实不可取。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线下教育几乎全部按下“暂停键”,各地教育主管部门鼓励开展在线教育,在线教育获得井喷式发展。在线教育的兴起,不仅有效解决了疫情期间广大中小学生的“上课难”问题,也为自身发展创造了难得的契机,只要依法依规经营,不论是对弥补疫情常态防控下线下教育的缺位,还是对促进自身未来的良好发展,都大有裨益。

(原题为《云南发现白腹针尾绿鸠》)

今年2月,华西都市报曾报道过航班管家退费猫腻相关问题,起因为,有用户在航班管家购买机票后因个人原因退票,但航班管家却扣除高额退票手续费,并称费用已由航空公司收取。但航空公司却称,只收到预定信息,从未收到付款,也就不存在收退票费之说。

“白腹针尾绿鸠主要分布于东南亚,此次在我国境内发现,既可能是个体远距离飞行,也可能是该种群因气候、栖息地环境变化等因素整体北移的结果,还需要持续跟踪观测。”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副主任张国钢介绍,白腹针尾绿鸠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种群数量呈下降趋势,主要分布于老挝、泰国和越南等国家和地区。

从长远看,在线教育机构以欺诈消费者的“野蛮经营”模式来盈利,也是在拿自身的发展愿景作赌注。每个市场主体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并有着可期的发展未来,无不需要赢得消费者的信任。即使在线教育是未来教育培训发展的必然趋势,失去了消费者的信任,也会因缺乏基本信用而注定走不远。在线教育机构只有主动强化自律,自觉摒弃有损自身长远发展的“野蛮经营”模式,才能确保基业长青。

云南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涧管护局高级工程师时国彩说,10日,凤凰山鸟类环志站的工作人员对这只白腹针尾绿鸠详细体检,确认其健康状况良好后,于18时25分进行了环志放飞。

新华社昆明10月14日消息,近日,一只白腹针尾绿鸠现身云南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涧管护局凤凰山鸟类环志站,引发鸟类专家关注。

据了解,凤凰山鸟类环志站位于云南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北端,是我国西南地区重要的候鸟迁徙通道。云南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涧管护局自1999年开展鸟类环志研究工作以来,共环志放飞鸟类282种、超6万只,为我国候鸟科研监测工作提供了大量数据资料。

如何不让“野蛮经营”自毁基业,既考验着在线教育机构的经营智慧和法治成色,更考验着在线教育机构对短期和长远利益的平衡兼顾。作为有社会责任担当和强烈发展愿景的在线教育机构,理应保持依法经营的正确姿势。刻意把“野蛮经营”当作获取短期利益的捷径,只能是害人又害己,最终自毁基业。

此外,另有消费者表示:“航班取消非自愿退票,且已经电话咨询航空公司,航空公司称退款到第三方,但航班管家一直未退款”。类似的情况在相关投诉平台上并非个例。

四川英冠律师事务所钟振宇律师就此事表示:“该代理商隐瞒了真实情况,涉嫌欺诈,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其侵犯消费者知情权;并且代理商私自修改了航空公司的退票规则,收取不合理的多余退票费,涉嫌侵犯消费者公平交易权。如果相关代理商,多次大额地隐瞒虚构相关信息,以非法占有消费者财产为目的,甚至涉嫌构成刑事犯罪。”

  有消费者投诉称,2020年3月26日在航班管家购买从芝加哥至福州(中转上海浦东)5月21日机票一张(客票号为:781-7581******),机票为中国东方航空(600115,股吧)MU718和MU588航班,共花费11419元。因疫情以及国际航班限流影响,4月20日航空公司通知航班取消,申请退票,至2020年6月20日,票款一直未退,前后和航班管家客服电话(400-8989***)四次催促退款,客服说60天会退,但60天已过,客服依然让等待,并声称航司未退款,无法给予办理。因同一航班的其他旅客早已收到退款,所以该用户怀疑航班管家方有严重的欺诈拖延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