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赴使命追记英雄医生黄文军

以生命赴使命——追记英雄医生黄文军

新华社武汉2月26日电 题:以生命赴使命——追记英雄医生黄文军

2月23日,他走了。医界从此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呼吸内科医生,一位妻子痛失挚爱的丈夫,年仅12岁的男孩永远失去了亲爱的爸爸。

斯人已逝,医院门诊的专家牌上,还留着他的简历:黄文军,1977年6月出生,2001年6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至今已在孝感市中心医院从事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工作近20年……

顾思源与中文结缘的“牵线人”是他在尼日利亚南部伊莫州老家的一位邻居。2018年夏天,以优异成绩中学毕业的顾思源面临选择哪所大学的问题。执着于“电力梦”的他想去国外留学,但苦于没有门路。

意外接踵而至。2月3日下午,黄文军病情突然加重,出现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经极力救治,2月4日仍无法缓解。

病危之际,医院拟采取插管抢救。黄文军深知,插管治疗会增加同事们感染的风险。他艰难地撑着虚弱的身体,在一张纸上写下:不插管,我还好。

“他是我们的战友、兄弟和亲人,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治疗!”刘晓安说,救治团队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专家开展多次远程会诊,后来决定对黄文军实行“人工膜肺”(ECMO)治疗。

那一天,谢志斌医生和同事一起,把黄文军送进病房。“他表现得很从容,还安慰我们说,‘我没事,等我好了再跟你们一起战斗!’”谢志斌回忆。

随后,医院组织了呼吸、感染、重症、影像、药学等领域的专家多次会诊,不断优化救治方案,并为他制定了个性化的中医救治方案。

几天后,顾思源一行即将离开中国之际,一位从未谋面的中国阿姨找到他们下榻的酒店,递给顾思源一个包着现金的红包。这位阿姨说,跑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找到缝纫机,只好包个红包,让顾思源回尼日利亚后自己买。

但历史会记住这个名字:黄文军。

时光倒回一个月前。新冠肺炎疫情悄然来袭,迅猛扩散。

一切努力,终究没能挽回年轻的生命。2月19日,黄文军病情再次加重,出现呼吸功能障碍、缺血缺氧性脑病,多器官功能衰竭。

29日下午,经核酸病毒检测为阳性,他接受住院治疗。

顾思源的指导老师郑建乐对这名身材瘦小、“丢在人群中就找不着”的得意弟子不吝溢美之词:聪明、勤奋、自律、有独立思考能力。

“疫情发生早期,人们对这个新的病毒和疾病认识非常有限,防护物资也严重不足。”孝感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刘晓安说,战斗在一线的黄文军,一方面像陀螺一样连轴转,一方面因为防护物资缺乏,只有简单防护。

紧邻武汉的孝感市疫情严峻。黄文军所在的孝感市中心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发热门诊人满为患。作为医院呼吸内科的技术骨干,黄文军勇挑重担,不仅在两个科室接诊,还要参与查房及全市新冠肺炎的会诊。

“尼日利亚孩子学习中文的热情很高。花两三年时间学习中文,就有机会在当地中资企业找到高薪工作,特别优秀的学生还有留学机会。在失业率超过23%的尼日利亚,这对年轻人很有吸引力。”李旭大说。

得知他的烦恼后,那位曾在孔子学院学习的邻居建议他,可以去学习中文,认为凭他的学习天分,有可能争取到留学中国的机会。

一组数据,见证了他的付出:1月23日,呼吸内科门诊量351人次,黄文军看诊109人;1月25日,呼吸内科门诊量151人,黄文军看诊66人。

据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文化参赞李旭大介绍,尼日利亚两所孔子学院每年在学学生人数有2500多人,但招生规模远远无法满足需求。

点开他的微信朋友圈,有咖啡,有猫,还有冬日暖阳。偶尔一晒的岁月静好,透出了这位白衣战士对生活的热爱,仿佛他并没有离去……

“我会用这个钱帮妈妈买一台缝纫机,然后拍照发给那位阿姨。我好像没什么能为阿姨做的,那我把这份爱传递给需要的人吧。”顾思源说。

依然在与疫情鏖战的城市,蒙上了悲伤的阴影。网络上,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人,纷纷点亮蜡烛,悼念他的离去:“从来就没有什么从天而降的英雄,有的只是平凡人的挺身而出。”“英雄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疾病!”……

1月26日,黄文军到云梦县等地巡诊,忙到深夜。

在比赛的一个环节中,主持人问参赛选手,除了参加比赛,来中国还有没有其他计划。选手们有想吃遍美食的,有想四处观光的,有想体验民俗的……问到顾思源时,他说想为母亲买一台缝纫机,因为她现在用老板的机器替老板做工,既辛苦又不自由。现场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

“他刚来一个多月的时候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中文里鸡叫下蛋,鱼叫产卵,下和产有什么区别?我非常惊讶,才学了一个多月的学生就能问出这样的问题。”郑建乐对记者说。

2月23日19时30分,黄文军离开了这个世界。

顾思源不敢相信,自己的小小心愿会得到一个陌生人的如此关切。

中国之行除了获奖的喜悦,顾思源还收获了一份意外的感动。

由于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尼日利亚长期电力短缺,停电成为一种扰人的日常现象。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申请去隔离病房,听从组织安排!”疫情暴发之后,他向组织写下“请战书”。

悲痛之余,他的同事纷纷明志:“您倒下了,但我们会一直战斗到胜利的时候,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去年10月,顾思源正式成为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的一名学生,并很快表现出非凡的学习天赋。今年6月,学习中文不到一年的他高分通过汉语水平考试(HSK)四级,11月从中国参赛归来后又通过了五级考试。

27日零时30分,他回到家里,感到身体不适。当天上午,到医院做肺部CT检查,提示“双肺感染”。他带着遗憾离开战斗一线,居家隔离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