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在战“疫”另一阵地!这些人这些事令人感动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抗击疫情有两个阵地,一个是医院救死扶伤阵地,还有一个是社区防控阵地。一个月前,武汉的住宅小区开始实行封闭管理。出不了门,可日子还得过,柴米油盐、蔬菜肉蛋以及药品,都不能断,怎么办?还有一些群众生活难以为继,需要救济,怎么办?这大大小小的问题,都压在了社区工作人员的身上。

王锐端是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沈阳社区副书记,从2月11日起,为了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武汉在全市范围内对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从那时起,王锐端一天的工作,就是做好社区居民的后勤保障,最主要是药品采购和蔬菜肉蛋的供应。

这一研究的病例数较少,而且传播过程和机理也有待进一步证实,不过它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在夏天和雨季到来之时,新冠病毒仍然有较强的传染性。

药买齐了,居民可以自己来取,志愿者小黄做好登记,再把钱收下来。每次去买药,除了医保报销部分,其他的药钱都是王锐端自己先垫付的。

问:沾染多少新冠病毒才会致病?目前有没有相关的研究发现?

相关推荐 印度推出治疗新冠”神药” 声称阳性患者最短3天转阴 北京:食品不会感染新冠病毒,但有可能被污染 英国将实验用唾液检测新冠病毒 48小时可获检测结果

总体情况是,在4℃和相对湿度20%的环境下,胃肠炎病毒(TGEV)和小鼠肝炎病毒(MHV)可存活28天,并且在相对湿度20%的环境下失活程度最低。在所有湿度水平下,病毒灭活在20℃时比在4℃时更快,在40℃时比在20℃时灭活速度更快。并且,在一定范围内相对湿度越高,病毒失活越快。在相对湿度50%时,病毒失活最快。这个研究表明,温度越高越不利于胃肠炎病毒(TGEV)和小鼠肝炎病毒(MHV)生存,相对湿度较高的环境同样不利于这两种病毒生存。

问:夏日高温条件下新冠病毒传染性到底如何?目前有没有相关的案例研究?

每天早上8点前出门上班,晚上9点、10点、甚至更晚下班,两个多月来,社区干部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生活节奏。

患者唾液中的病毒载量在出现发热、咳嗽等新冠肺炎症状的第一周,就达到了最高峰。

2020年3月17日发表于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比较了新冠病毒和SARS冠状病毒在特定温度下存活于环境中多种物质上的时间。实验设置的环境是,温度为21℃-23℃,湿度为40%。环境中有5种物质,分别为直径小于5微米的气溶胶、塑料表面、不锈钢表面、铜表面和纸板表面。

过去曾有过对其他病毒的试验结果。2010年5月发表于《应用环境微生物》杂志上的一个实验研究,原本的研究目标是指向SARS冠状病毒,但由于SARS病毒的高传染性和难以获得,研究人员用两种其他病毒——胃肠炎病毒(TGEV)和小鼠肝炎病毒(MHV)进行了替代试验,得出了这两种病毒在一定温度和湿度下在不锈钢表面的存活情况。

答:一个广为引用的研究结果可以为新冠病毒在不同环境下的存活时间提供一些证据。

沈阳社区是一个老旧混合型社区,社区里老房子多、老年人多,很多老人都患有基础性疾病,帮助他们买药,要耗费王锐端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答:前面提到的研究只是表明在常温下(21℃-23℃)新冠病毒的存活时间和感染力,并没有说明在低温下新冠病毒是否能保持更长时间的活力,以及更具有传染性。那么,新冠病毒在冷冻冷藏环境下到底能生存多久?目前似乎还找不到相关文献记载这方面的试验研究。

下午,社区预定的180份蔬菜到了。居民们线上线下预定的蔬菜其实没有这么多,王锐端每次预订蔬菜的时候,都会先自己贴钱多订一些。

香港大学研究团队对23名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的研究发现,

刁卫宏还表示,为提升双方企业线上贸易洽谈体验,主办方将加强技术扶持和越语翻译、政策解释等服务保障,同时做好后期商品进出口服务,为商品通关提供便利。(完)

李娟是河南南阳人,2019年先是在武汉城区送外卖,后在一家超市打工,也没赚到多少钱,刚辞职准备回老家,结果因为疫情滞留在武汉,只好暂住在朋友家里。

6月19日,北京检验人员将灭活后的样本从冰柜取出进行下一步实验。

说明夏日的高温未必会抑制病毒生存和其传染性。针对新冠病毒的另一项研究也给出了一些科学证据。

这两天,雷莉华又多了一项新工作。沈阳社区是一个开放型老城区,紧邻武汉商业繁华地带,所以社区里有很多外地来武汉打工的人员。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人因为无法工作,没有收入,出现了生活困难。

上述案例意味着,公共场所的物体上可以遗留新冠病毒。因此,无论环境中的病毒载量是多还是少,戴口罩、勤洗手、不聚集、讲卫生、减少用手触摸眼睛和嘴等,是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最好方式。

6月19日,北京大兴区万源吉庆农副产品市场,工作人员在对市场环境进行全面消杀。

但是,这个研究并非针对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只是对替代病毒胃肠炎病毒和小鼠肝炎病毒的研究结果,因此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近日也指出,新冠病毒是一个新的病毒,从出现到现在才8个月,对它的认识及耐低温能力尚需进一步研究。

问:新冠病毒在不同环境下生存能力有多强?

刚刚过去的这些日子,宅成为了武汉市民防控疫情的重要手段。而大伙儿之所以能宅得住,那是因为还有一些人在外面为大家跑腿服务。而且,社区干部和志愿者们服务的往往不是一两栋楼的居民,很多社区都很大,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千家万户。很辛苦,很累,但是,就像采访中一位社区干部说的,居民指望着社区、指望着政府,不管你能力有多大,你都要尽力去做。社区做到了,做好了,不仅仅是在解决居民现实的困难,更是送上心理上的抚慰和温暖,让大家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和信心。

社区里都是老房子,没有电梯,送物资都要人搬着提着爬楼梯。送几户下来,47岁的雷莉华好像有点力不从心。私下里向社区工作人员打听,记者才知道,雷莉华身体也有病,去年四月做了甲状腺癌手术。

结果表明,在气溶胶中,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的存活时间相似,在3小时内都能存活,随着时间增长感染性略有降低。

在6月16日河北雄安新区公布的3例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中,其中一名2岁男童6月11日因接触了一名确诊病人的被子约10分钟(在被子上玩耍),于6月13日发烧,并在医院检测核酸阳性,确诊为新冠肺炎。

这一结果发表在2020年3月23日的《柳叶刀·传染病》上。这23名患者中有10人是重症,13人是轻症,对23名患者进行唾液检测发现,有3人未检出病毒RNA,另外20名患者的唾液病毒载量中位数是10的5.2次方拷贝/毫升。病毒载量会在患者出现症状后第一周达到最高峰后逐渐下降,但重症患者的气管内吸引物如咽拭子检测,却没有这种变化趋势。

那么,新冠病毒在各种环境下特别是冷冻冷藏环境下到底能存活多久?病毒感染人的能力又有多强?自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科学工作者的相关研究和实验从未间断。我们特约请著名生物科普作者张田勘就有关问题向读者解答。

对于这些滞留武汉人员的救济,政府部门审核还是很严格的。雷莉华要逐一进行调查核实,对于那些自己没有住房、没有经济来源、微信支付宝没有大额流水、食宿出现问题的,雷莉华会帮他们申请政府的一次性3000元救助款,不符合条件生活困难的,雷莉华会从救济物资里挤出一部分,分发给他们。会做饭的送一些米、面、油、菜,不会做饭的送一些方便面、水果。

2020年2月25日,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公布,香港新增的第8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曾到访位于北角美轮大厦内的“福慧精舍”佛堂,有7例确诊病例与该佛堂有关。卫生防护中心人员在佛堂里面检测到2个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样本,其中一个样本在经书表面、盖经布及跪垫,另一个在洗手间水龙头手柄。

跟着雷莉华书记派发物资,记者被居民邀请进了家。老的老、小的小,虽然是特殊时期,但也不能将就,足不出户也要想办法把生活过好。

在其他4种环境物质中,新冠病毒存活度和感染性由高到低的是:塑料、不锈钢、纸板和铜。

临近中午,王锐端已经跑了三家医院,剩下的药,就是去两家大药店补齐就可以了。

社区封闭管理后,新增患者数量迅速下降,社区内部已经安全了很多,对社区干部来说,买药是最危险的工作了。虽然已经到了医院,可是社区居民各方面的物资采购需求电话还是在不停地响。

答:2003年SARS疫情暴发时,到了6月份SARS病毒销声匿迹,SARS疫情也偃旗息鼓。因此很多人都曾抱有一种希望:进入高温季节,新冠病毒也有可能销声匿迹,新冠肺炎也会落荒而逃。

但是,现在新冠肺炎在北京重新抬头,

问:在冷冻冷藏环境下新冠病毒能生存多久?这是很多读者十分关心的问题,目前有没有这方面的试验研究?

答:新冠病毒的生存空间大,那么其传染性或感染力如何呢?这分两个方面,一是病人或感染病毒者的分泌物中的病毒载量(滴度)是多还是少,二是新冠病毒在环境物体上的载量是多还是少。按病毒传播的一般规律,如果病毒载量高,传染性就强,反之则传染性低。但是,这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即便病人排出的病毒数量多,但如果其中一些病毒的活力不强,就不具有传染性,感染力也不会高;反之,即便病毒载量低,但所有病毒的活性都强,传染性也会变得很强。

疫情发生后,留在社区的居民和外来务工人员有5000人左右,社区干部只有12个人。从疫情初期帮助社区患者联系医院和床位,到后来应收尽收时协助有关部门收治患者,再到小区封闭管理后所有的日常事务。两个多月了,雷莉华没有时间休息,前段时间药也断了,还是副书记王锐端想办法给她买了药。

在塑料表面,新冠病毒72时内有活力(感染力)。在不锈钢表面,新冠病毒可以存活48小时,但是有感染力的病毒载量降低很明显。在纸板上,新冠病毒24小时后就没有感染力了。在铜表面,新冠病毒4小时后就检测不到感染力。

买药这事儿其实挺复杂,既不能弄错,还要分清楚哪些是医保可以报销的,哪些是患者自费的。王锐端今年30岁,因为年轻头脑灵活,所以在分工上,主要负责线上线下物资的采购。这头王锐端在跑医院,那头社区书记雷莉华也在忙个不停,她主要负责物资分发和处理各种社区内部情况。这一天,来了一批民政部门针对困难老人的救助物资,雷莉华在忙着统计分发。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洪兵、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淮安第一医院王其龙等人,在2020年3月30日的《美国医学会杂志》在线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研究人员分析了1月中下旬在江苏淮安的一个公共浴场,一位有武汉接触史的新冠肺炎患者在高温高湿环境下传染了8人的案例。这家洗浴场所男宾区面积约300平方米(包含一个游泳池,淋浴和桑拿),温度高达25℃至41℃,湿度约为60%。这个浴场确认的第1名患者曾去过武汉,有武汉接触史,1月15日开始咳嗽,18日去浴场洗澡,19日开始发烧并确诊。其余8名患者均没有武汉接触史,他们分别于1月19日(患者2,3,4),1月20日(患者5),1月23日(患者6,7),1月24日(患者8)在同一洗浴中心洗澡、桑拿等,患者9在洗浴中心工作,1月30日发病。因此,研究人员认为,新冠病毒可以在高温高湿环境下存活,不会随着高温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