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上的中流砥柱——记奋战在疫情一线的白衣战士

光明日报武汉一线报道组

他们是父亲,是母亲,是孩子,是挚爱,是华夏大地上手足相亲的兄弟姐妹;他们是医务人员,是公安民警,是基层干部,是建设者,是快递员,是志愿者,是各行各业中平凡而闪光的中国人。被口罩勒出深深印痕的面孔、过家门而不入的身影、工地上争分夺秒的奋战……这个春天,我们见证了一群人于疫情面前逆行而上、共克时艰的勇气信念,因为这一群人,我们温暖、安定,心中有力量,眼前有希望。从今天起,本报推出《一线抗疫群英谱》专栏,为您定格抗疫一线的动人瞬间,讲述抗疫工作者的英勇事迹,汇聚更坚定的信心、更顽强的意志,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注入强大的力量。

她关注的患者体温记录中,不仅有定时量的体温数据,还包括“日间最高”数据和夜间查房的记录。

血性,是军人特有的气质,也是医生的职责使然。在江晓静看来:“医院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咱们军人必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接到命令,就要执行任务。而且我们也是专业的,遇到疫情,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在上个月底得知一线急缺医护人员消息时,有着17年工作经验的党员护士熊秀就瞒着家人向所在医院党支部递交上一线的申请。

为实现患者“一人一册”治疗方案,江晓静和战友们做了大量细致的临床记录与分析。为了摸清楚病情的秉性,江晓静经常穿着防护服“泡”在各个病房,仔细询问每一位轻症、中症、重症患者的感受,认真分析每名患者不同阶段的病情变化,精细制作“一人一册”治疗方案。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此时,这初心和使命仿佛就写在他们的白衣上,真切可感,直抵人心。

她的同事、护士长周勤说:“疫情发生以后,江主任晚上很少回家,每天睡两三个小时是常态。如果当天收治了病情复杂的重症患者,她就在科里住下,进行密切观察。”

不少一线医护人员是第一次穿防护服,需要习惯和训练。林茂锐会对每个步骤和细节严密督察。“虽然自己不能像其他医护人员在病房、手术室里为病人服务,但也很高兴能通过自己的工作为医护人员的健康保驾护航。”林茂锐说。

2日上午8点半,熊秀准时赶到侨亚发热隔离点。因为隔离点是紧急筹备改造而成,很多病床还没来得及整理。“那天我们铺完床,做好收治隔离人员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天已经黑了;晚上8点多来了第一批40多位隔离人员,收治完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

对此,有评论指出,如今,新技术与零售融合的趋势不可逆转,越来越具备科技感的生活注定加速到来,无人超市、无人货架依然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年轻同事眼中,57岁的江晓静就是一位“拼命三郎”,戴着护目镜、穿着隔离服,走进新冠肺炎感染患者的病房,她扶着病床,低头询问病情。

2、育碧取消了一款开发3年的作品

这个曾经的风口行业现状如何,真的无人问津吗?倒闭的背后是洗牌还是消亡?未来会走向哪里?《工人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2月8日下午2点多,刚刚下班回到住处的林茂锐关上房门,呆坐在椅子上,泪水夺眶而出。这一天正是元宵节,本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援助武汉方舱医院的医生林茂锐却接到了广东揭阳老家传来的噩耗,91岁的外婆因病去世。

有使命感的人,自有担当。“‌‌‌‌始终不能返岗的话,会对没有被感染的医护人员造成心理压力。因为‌‌不返岗工作,其他医护人员心里就会打鼓,会恐慌。而能够顺利返岗工作,说明哪怕被感染过,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损伤。”赵智刚心里总为他人着想,为大局着想。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无人零售看似在房租和人工方面具备一定成本优势,但从实际情况看,整体运营成本却很高。无人超市的货物自动识别设备和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建立起来的运营系统,前期都需要高昂的投入,后期的维护成本也不是小数目。

“如果遇到结账队伍长的时候,自助结账还是很方便的。”一位在北京朝阳区某迪卡侬运动超市购物的消费者表示。记者看到,消费者将所购商品放进一个购物篮里,屏幕上就能自动显示商品明细及价格,消费者扫码即可支付。

根据媒体的调查,一些无人超市,甚至直接改成了正常的超市,其中不乏知名电商平台旗下的无人超市。

1月18日有症状,1月20日确诊后自我隔离治疗,2月5日痊愈后返岗工作——这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医师赵智刚的抗疫经历,颇有些传奇。

“作为一名老党员,江主任带领全科室人员在一线奋战,忠诚践行着人民军医的初心和使命。”医院政委卢海波感慨道。

全省累计治愈出院15299例,其中:武汉市8171例、黄石市442例、十堰市267例、襄阳市463例、宜昌市289例、荆州市681例、荆门市361例、鄂州市417例、孝感市1078例、黄冈市1540例、咸宁市398例、随州市498例、恩施州123例、仙桃市248例、天门市232例、潜江市78例、神农架林区10例、监狱3例(另有5例已纳入相关市州作了统计报告)。

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他们是天使,更是火线上的中流砥柱。

据一家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中国无人便利店市场规模在2018年时达到了11亿元,2020年预计将达到33亿元。

按理说,生病初愈应该好好休养,但是赵智刚义无反顾地冲回第一线。“初期感染的医护人员不能上岗,以至于疫情暴发时‌‌医护人员排班都快排不出来了。我们每个岗位都很重要,只有尽快返岗才能保证医院当下的高负荷运转”。

此外,无人零售店本身的技术问题有时也给消费者带来不好的消费体验。上述宁波首家无人零售店的老板表示,曾有一次系统延迟了更新时间,凌晨3点,机器怎么都没反应,把消费者给困在店里了。

戯画经典作品《Baldr Sky/巴德尔之空》已于Steam发售,包含《BSD1 “LostMemory”》以及《BSD2 “RECORDARE”》,首发优惠价124元。本作是有着好评ACT战斗系统的GAl,你将扮演失忆的主角,切换于网络空间与现实世界之间,在追查真相的过程中了解过去和现在的故事。

疫情遇上节日,于医生而言,必然面临着忠孝不能两全的痛苦。舍小家,为大家,体现的正是一线医护人员的大爱。

在支援武汉方舱医院期间,林茂锐的主要工作是指导、协助每个班次的医护人员脱穿防护服。每个班次他都要提前到岗,并带来干净的防护服,等当班最后一名医护人员下班后,再把大家脱下的防护服带回去消杀。“通常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

深圳市物联网智能技术应用协会联合执行会长汤军撰文表示,无人便利店仅仅吹响了传统便利店数字化转型的号角。唯有还零售以零售,回归零售本质,为零售效率与效益提供翻天覆地的变革者才有可能成为未来零售的王者。

多地首家无人零售店停业

人口过千万的大武汉,街头鲜有人流,只有少数车辆疾驶而过的声音。午后,窗外一阵鸟鸣让人喜出望外,这是鲜活的生命之声。开窗寻声望去,几只白鸟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门口的东湖上,时而盘旋,时而栖息。这些越过冬季,在初来的春意中鸣叫的鸟儿,让人想起旁边医院里的那些天使,也身着白衣。

3、Spike Chunsoft招聘UI设计师 要求必须喜爱《弹丸论破》

截至2020年2月22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4084例,其中:武汉市46201例、黄石市1001例、十堰市667例、襄阳市1173例、宜昌市917例、荆州市1574例、荆门市918例、鄂州市1379例、孝感市3443例、黄冈市2904例、咸宁市836例、随州市1300例、恩施州251例、仙桃市571例、天门市494例、潜江市191例、神农架林区11例、监狱253例(另有51例已纳入相关市州确诊病例,作了统计报告)

据Gematsu报道,Spike Chunsoft发布招聘启事,他们正在寻找一名UI设计师,为PS4及Steam冒险(ADV)游戏进行设计画面、安排布局等工作。而在必须项中还要求求职者喜爱《弹丸论破系列,不过鉴于小高和刚已经离社,所以可能是一款风格类似的作品。

在无人零售行业出现倒闭潮的同时,一些新的无人零售店却在开张。杭州、滁州、六安等地都有新的门店开始营业。

因为隔离点的隔离人员没有家属陪护,加上焦虑、紧张、不安,经常因为一些生活琐事导致情绪较大波动,需要她耐心安抚。熊秀所在的隔离点有300多张床位,目前已经基本住满了人,给所有区域的隔离人员测量一次体温,需要将近1个小时。“昨天手机测步软件忘记关了,下班后发现一个班次竟走了两万多步。”熊秀告诉记者,大家一忙起来经常忘记时间,每个早班下来要到下午三四点,盒饭总是凉了热、热了又凉,最后不知道吃的是中饭还是晚饭。

面对疫情,拼的背后是一种严谨的科学精神。在科室,江晓静的严谨细致出了名。在她手机里,对3床、5床、6床患者的输液等“入量”数据和排尿、排便等“出量”数据都有着精确的记录。

曾经被资本热捧的无人零售,不断传出关张消息。一些传统门店却开始借助技术提升消费体验。新技术与零售融合的趋势不可逆转,但是零售数字化转型,还是应该回归零售本身,注重便利和优质产品。

全省累计病亡2346例,其中: 武汉市1856例、黄石市29例、十堰市2例、襄阳市28例、宜昌市29例、荆州市41例、荆门市37例、鄂州市40例、孝感市102例、黄冈市98例、咸宁市11例、随州市30例、恩施州3例、仙桃市19例、天门市13例、潜江市8例、神农架林区0例、监狱0例。

大爱:医者仁心人民至上

2017年被业内人士称为“无人零售元年”,无人货架一夜之间摆在了不少城市的街头,很多无人超市也开门大吉。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当年,上海首家无人便利店缤果盒子便传出关门的消息。2018年2月,成都的无人货架项目GOGO小超被曝停运。去年4月,广州新河浦路的无人零售店爱士多突然关门……大量无人零售纷纷倒下。

天灾确实难挡,但面对疫情不仅需要大无畏的勇气,更需要医务人员的科学理性和专业能力。赵智刚说:“从工作到生病再到返岗,伴随着疫情的发展,我的情绪几度波动。新冠肺炎不只是一个疾病,更是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大事。一般的疾病在医院处理就好了,但是应对疫情则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这几天心情好了一些,主要是看到现在的应对措施大为有效。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和全国人民的齐心协力下,面对疫情,我们一定会胜利。”

不少超市和卖场实现自助结账

“虽然无法赶回去陪伴亲人,但他们都很理解我。”林茂锐说。

2019年12月27日11点30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东里中海广场一层的一家奶茶店排起了长队,斜对面的一家无人超市却相对冷清。此时原本是白领们用餐购物的黄金时段,在20分钟内,仅有4个人进入这家超市购物。

位于宁波新碶东河路上的无人售货超市,曾是北仑区首个亮相的无人超市,在经营7个月之后,于去年11月底关门。不仅如此,无锡、济南等地的首家无人零售门店也都宣布停业。

无人很新鲜,便利更重要

(光明日报武汉2月11日电)

就在前一天晚上,熊秀收到了去武汉市侨亚发热隔离点报到的通知。“婆婆得知这个消息后没说话,但看出来很担心。”熊秀说。

血性:拼在前沿搏在一线

2019年12月30日晚上,记者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一小区外的无人货架看到,该货架销售的酸奶比附近的便利店价格还要贵。“这很难让人产生购物欲。”一位路过的行人表示。

2月3日晚7点,林茂锐走出广东二医院检验医学部检验室,刚准备脱掉防护服下班回家,就接到了紧急集合通知。次日,林茂锐便随医院医疗队出发了。

无人值守、“码”上就走,大数据预测消费习惯、智能防盗识别系统……众多新科技加持的无人零售在2017年闪亮登场。如今,两年过去了,作为零售界的新宠,无人零售给外界的印象仍更多停留在技术层面。近段时间,还不断传出关张的消息。

前段时间,医院收治了一位老年重症患者,一开始病情反复。江晓静放心不下,凌晨4时,换上防护服查看病情。

多地首家无人零售门店的停业,让2017年携资本和技术而来的无人零售风光不再。

英雄:无畏险阻义无反顾

全省新增出院1742例,其中:武汉市965例、黄石市51例、十堰市28例、襄阳市61例、宜昌市16例、荆州市69例、荆门市65例、鄂州市31例、孝感市161例、黄冈市132例、咸宁市40例、随州市55例、恩施州6例、仙桃市17例、天门市34例、潜江市11例、神农架林区0例、监狱0例(另有5例已纳入相关市州作了统计报告)。

在采访中,熊秀收到儿子发来的一条微信:“妈妈最棒,早点回家。”文字简洁,却情真意切。熊秀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疫情早日结束,让学生们尽快返校,为他们的青春梦想拼搏奋斗。“儿子以往很少矫情,但昨天跟我说,他最大的愿望是今年母亲节可以和我照一张合影。”

对此,山东财经大学市场营销系副教授刘侠表示,无人零售现在有很多问题和劣势,虽然人工成本降低,但是必然会带来运营成本的增加。而且在物品丢失和技术性方面,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战斗的日子就是这般一天天熬过来的。深夜查房之后,她心里还总是放不下病人,凌晨一两点,她还会在微信群中了解患者情况、跟进指导临床护理,至于睡觉,也就是在值班室打个盹儿。

据Wccftech报道,育碧程序员Louis de Carufel在推特上抱怨“自己过去3年都在开发的项目被取消了(后删除)”。不过他随后又发推文称,这也不是那么坏,参与项目的200+人并未遭到解雇,而是重新分配到其他项目中,自己现在也有机会学习新引擎、见到更多新朋友。他表示这些项目有些会在2020发售,有些则刚刚开始。据Kotaku编辑Jason Schreier消息,这部被取消的作品是一款新IP,风格与《命运》类似。

资本的退潮则给了无人零售致命一击。一位创投人士表示,投资人逐渐发现,盲目扩张的无人零售项目无法取得场景贴合度、补货成本、用户贴合度等多方平衡,大规模融资难以持续。资本逐渐回归理性,不再傻投钱了。

侨亚发热隔离点的12名护士每天排4个班,每班在岗3人,工作6个小时。等到了第三天、第四天,隔离点的隔离人员越来越多,她们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入院后需要观测病人体温、病情,定期为病人发药、做心理疏导等;病区拖地、保清洁等也需要她们来完成。

(报道组成员:本报记者李盛明、章正、晋浩天、卢璐 光明网记者李政葳)

在这个科室,江晓静身上这种拼的精神并非个例,她的战友们也是这样做的:李军把家属安顿好后,全身心投入战斗;张艳琼还在哺乳期,索性给孩子断了奶,超负荷值班;陈吐芬孩子小需要照顾,但仍坚守岗位……

其实,江晓静即将卸任科室行政领导职务,本来可以不用这么拼命,但是她不这样认为。“疫情来了,狭路相逢勇者胜,首先比拼的是血性!”她说,感染内科没有一个人临阵退缩,都第一时间冲到了一线。

响应党的号召,冲上疫情防控第一线,这就是军医的血性。在武汉的中部战区总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江晓静脱去迷彩上衣,换上防护服,转身就去重症监护室查房,这是她最近的日常。

对于无人零售店的停业潮,有业内人士指出,对于消费者而言,相比零售门店的自动化程度、购物过程的“科技感”,他们更关心的则是综合性的消费体验。目前的无人零售店和普通便利店相比,只是少了店员,其他方面并没有多大改变。无人零售的核心不应该是无人,而是便利和产品。

在该院相关科室专家的支持下,江晓静率领团队结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指南和武汉市其他大医院总结救治方案,加上自己诊疗过程中积累的经验,牵头撰写了《中部战区总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贴近实战,指导性强,获得了同行们的认可,也大大提高了医护人员临床科学施治的效率。

目前仍在院治疗40127例,其中:重症8583例、危重症1845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现有疑似病例3363人,当日新增631人,当日排除1750人,集中隔离3213人。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34217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62787人。

“我们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在第一线,早期对这个病毒不太了解的时候没有做好防护,因此被感染了不少。不过,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有4名确诊新冠肺炎后治愈的医护人员返岗工作了。”赵智刚语带镇定。

除了完全无人的零售门店,一些传统门店也开始借助技术提升消费体验。记者在北京华润万家、迪卡侬运动超市等门店走访发现,自助结账逐渐成为这些超市的标配。这些超市的收银员都表示,很乐意帮助消费者了解、尝试使用自助结账。

“他们是‘拼’在前沿,搏在一线,越是艰险越向前,全力以赴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该院邢文荣院长这样评价江晓静和她的战友们。

医生也是人,英雄也有喜怒哀乐。“我一直在急救中心第一线,面对未知的病毒,其实满心无奈的不是病人,而是医生。”赵智刚坦言。

2月2日清早,武汉市江夏区妇幼保健医院护士熊秀与婆婆匆匆道别,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出了家门。“孩子今年高三,就要冲刺高考了,他爸爸也不在家,可要考虑清楚啊!”“为了儿子能早日返校,我也要上火线。只有疫情早些结束,孩子们才能早点儿回到教室。”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在疫情面前,医务工作者的从容来自精益求精的精神,而这种精细也让诊疗更有底气。一次疫情会诊,两个小时,10份病情各异的重症患者病历摆放在江晓静面前,从针对患者当前病情的综合治疗方案,到详细的各类后续预案,她条分缕析,让在场的医护人员心里有底。